首页 新闻

新疆新增确诊病例23例,31省区市新增确诊47例

时间:2020-10-29 19:34 栏目:新闻

根据新闻最新报道,10月28日0-24时31省区市新增确诊47例,其中新疆新增确诊病例23例,这23例病例依旧全部出现在喀什,尽管全部都是无症状感染者,喀什的疫情也实实在在的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甚至有小伙伴担心喀什疫情是不是第二波疫情的开端,那么事实到底是怎么样呢?下面大家就跟着百思特小编一起去了解一下哦~

新疆新增确诊病例23例

据央视新闻消息,10月28日0-24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3例,均为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为喀什地区疏附县报告;无新增无症状感染者。截至10月28日24时,新疆(含兵团)现有确诊病例45例(重症3例),无症状感染者138例,均为喀什地区疏附县报告。

31省区市新增确诊47例

10月28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47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24例(内蒙古8例,上海6例,广东3例,天津2例,江苏2例,北京1例,福建1例,陕西1例),本土病例23例(均在新疆);无新增死亡病例;无新增疑似病例。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7例,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546人,重症病例较前一日增加3例。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286例(其中重症病例3例),无现有疑似病例。累计确诊病例3308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3022例,无死亡病例。

截至10月28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338例(其中重症病例7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80943例,累计死亡病例4634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5915例,无现有疑似病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855855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1296人。

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6例(均为境外输入);当日转为确诊病例24例(境外输入1例);当日解除医学观察19例(均为境外输入);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543例(境外输入404例)。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5906例。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5310例(出院5063例,死亡105例),澳门特别行政区46例(出院46例),台湾地区550例(出院508例,死亡7例)。

新疆喀什完成全员核酸检测 基本排除疫情蔓延扩散可能性

央广网喀什10月29日消息(记者张孝成 卜鹏)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8日下午,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的喀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喀什地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王希江说,目前已可以基本排除疫情蔓延扩散的可能性。

10月24日新疆疏附县报告首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后,截至10月27日24时,新疆(含兵团)有确诊病例22例,无症状感染者161例,均为喀什地区疏附县报告。截至27日17时,喀什地区已完成全员核酸检测。

新闻发布会上,王希江介绍,10月24日疏附县报告首例无症状感染者后,经过3天不分昼夜的连续奋战,到27日17时,喀什地区完成全员核酸检测。他说:“到27日17时,完成喀什地区全员核酸检测,除已报告的疏附县183人呈阳性外,其余均为阴性。目前已可以基本排除疫情蔓延扩散的可能性。”

王希江表示,这次疫情,无症状感染者比例高,由于核酸检测开展得及时、高效,无症状感染者在没有出现症状前就通过核酸检测主动筛查出来了,这对控制疫情非常有利,对患者的后期治疗和康复非常关键。

王希江说,27日,疏附县有22名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根据新冠肺炎的发病特点和规律,后面几天可能还会陆续有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对此,喀什地区已经启动医疗救治预案。王希江表示:“严格落实‘四集中’原则,按照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最新诊疗方案,坚持中西医结合,关口前移,科学施治,确保患者早日康复。”

据了解,疫情发生后,国家卫健委第一时间派出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邱海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管向东、北京宣武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姜利、苏北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郑瑞强,以及感染、检验、院感等方面的国内一流专家来疆帮助开展医疗救治工作。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健委副主任顾莹苏介绍:“专家组对病例进行联合会诊,逐一分析、逐一研判。住院期间,专家组每天对所有患者病情进行研判和会诊,及时解决患者治疗问题,全力防止轻型、普通型向重型和危重型转化。”

疏附县22例已确诊病例和早期无症状感染者都与站敏乡三村工厂有关联。喀什地区行署副秘书长艾赛提·吾拉音木通报了疏附县站敏乡三村工厂基本情况。站敏乡三村工厂占地20亩,有2间生产车间,约1300平方米,现有工人252人,工厂员工主要来自站敏乡及其相邻的吾库萨克镇等周边乡镇。工厂主要从事休闲、运动服加工和销售,今年生产能力可以超过20万件。疫情发生后,当地疾控部门严格落实各项防控措施,第一时间对相关场所实行封闭管理。

“对所有员工统一开展核酸检测,对核酸检测呈阳性人员及时送至定点医院接受医学观察,对密接人员和次密接人员在集中医学观察点进行医学观察;对厂区环境实行终末消杀,每天进行环境采样,及时掌握环境动态,坚决防止病毒扩散。”艾赛提·吾拉音木说。

边陲喀什突发疫情,秋冬疫情第二波真的开始了吗?

10月24日,新疆喀什检出了一个看起来平平无奇、可能发生在任何城市的无症状感染者。

10月25日,风云突变,在对这位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以及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共422人的核酸检测中发现,有137名呈核酸阳性,而且,他们全部是无症状感染者。

10月26日,138位无症状感染者所在的喀什地区疏附县完成了24.52万人的全民核酸检测,新增了26例无症状感染者(另有5个混检瓶正在复检中),其余都是阴性结果。

为什么164例都是无症状感染者?

本次疫情最引人注意的一点是,目前检出的164例全都是无症状感染者。

首例被发现的感染者是一个17岁在工厂上班的女孩,生活轨迹简单,多数时候在家和她所工作的制衣厂两点一线间往返,偶尔逛商场,去过父母工作的本地工厂,无外地旅游史,无发热人员接触史。

她是在一次“应检尽检”中被发现的,卫健委6月公布了需要“应检尽检”的8类重点人群:密切接触者,境外入境人员,发热门诊患者,新住院患者及陪护人员,医疗机构工作人员,口岸检疫和边防检查人员,监所工作人员,社会福利养老机构工作人员。

按照这个界定,工厂员工似乎并不在例行的核酸检测之列。但是新疆地区在经历了8月份超过500例确诊病例的疫情之后,“应检尽检”的范围显然扩大了不少。所以,这位在工厂工作的17岁女孩也被纳入了“应尽应检”的范围。

正是因为一次扩大范围的“应检尽检”,才在疫情处于早期时,就发现了一大波无症状感染者。

“164例均为无症状,说明疫情发展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姜庆五对八点健闻说,“幸好我们有应检尽检,要没有这样一个措施,那么发现时疫情就可能已经扩散。”

卢洪洲教授更详细地解释了判断此次疫情处于早期的理由。

“无症状感染者又分两种情况,一种是真正的无症状感染者始终没有症状;另一种是处于病毒感染的早期潜伏期,几天以后,到了发病期以后才会开始有症状。”

“正是因为这次发现的早,所以有人还没有表现出症状,显得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出奇的高,但几天以后,目前的一部分无症状感染者可能会转为确诊病例。”

虽然姜庆五教授判断处于疫情早期阶段,但从感染规模来看,姜庆五教授认为如果只是一代、二代病例,不会查出来这么多的阳性病例,有可能已经出现了三代病例,而最早确诊的17岁女子很可能是一个三代病例。

所谓的病例代际划分,可以理解为,A传染B,B传染C,那么ABC分别为一二三代病例。姜庆五分析称,目前的17岁女子所在的制衣工厂核酸检测均为阴性,而25日公布的137例阳性患者均与其父母所在工厂相关,感染者为首例发现对象的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这一点说明了他们在这位17岁女子之前,还有感染源。也不能排除其工友未被感染,也有可能有工友刚刚被感染,还未能测出阳性结果,所以需要几天后再进行重复检测。

和中亚东欧流行的毒株类似?

当然,对一个新的病毒,我们的了解始终有限。对于新冠病毒的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和传播能力,科学界也没有定论。著名呼吸病专家、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第七届主任委员刘又宁教授认为,这些病人之所以有很大比例无症状,主要与病毒毒株有关,多数病人将来可能也会有临床表现。应当测定血清抗体,如有的病人lgm已消失只存lgG,则可能已感染较长时间。

据刘又宁介绍,俄罗斯,白俄罗斯以及中亚这些国家,他们感染的人当中,无症状感染者都占到相当大的比例。据刘又宁介绍,俄罗斯患者有40%以上是无症状感染者,白俄罗斯更高,前一段的数据接近80%。

他据此提出了一种推测, 这次的病毒毒株是不是跟中亚东欧等国的毒株类似。“这是我怀疑的,尤其这次疫情的发生地喀什和中亚东欧又比较近,当然目前我还没有证据。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通过流行病学调查和溯源搞清楚是输入的还是本土的。”

从地理位置上看,新疆喀什位于中国西部边境,与中亚四个国家接壤,边境线长达388公里。

卢洪洲教授认为,在国内已经没有本土疫情的前提下,喀什的疫情可以判断为输入性病例导致的聚集性病例。疫情的“早期发现环节”可以打高分,但是如何严把输入性病例这道关,做好闭环管理,防止聚集性病例的发生,这是今后的常态化工作。

“空港口岸的防控已经做得比较好了,陆路口岸是我一直比较担心的,新疆、云南都有很长的陆路口岸,现在欧美疫情还在蔓延,东南亚的疫情也在蔓延,这种情况下输入性病例导致的聚集性病例很难避免。”

一个边境小城的传染病防控困境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被检出的164名无症状感染者,都集中在喀什地区的疏附县。有资料显示,疏附县是一个传染病的死亡率较高的地方。在疏附县疾控中心和广州市疾控中心合写的一篇论文中提到,疏附县位于新疆南部,当地的气候容易引起传染病和地方病的发生。

在疏附县,肺结核是一种较普遍的传染病,且死亡率较高。2017 年疏附县户籍居民肺结核的标化死亡率为103.45/10万,远高于新疆、全国其他地方。

中国疾控中心南疆工作站第二任站长张彦平撰文写到,每年的3月-5月,漫天风沙就会袭击喀什。为了防沙,不少村民房子的窗户都修得少而小,空气流通不畅。恶劣的自然气候条件等因素,加上居民传染病防范意识不强,使得结核病防控较为艰难,结核病家庭聚集性和村庄聚集性现象明显。

同样的,以上种种不利条件也是新冠疫情防控的难点。

汕头大学的病毒学专家常荣山说,肺结核的流行,会让新冠疫情的防控更加困难:西部及西南部边境地区传染病高发,比如36种流行病在新疆就有32种,肺结核、艾滋病比内地感染率高,肺结核患者更容易被感染,因为肺结核时间长了,免疫力下降得厉害,就容易被呼吸道病原体感染。

在这样一个肺结核严重的地区发生疫情,尽快完成全员检测,让疫情得到控制显得更重要,因为如果感染到肺结核患者,不但可能加速疫情传播,还会对肺结核患者造成更大伤害。

两周两起疫情,秋冬疫情第二波真的开始了吗?

目前一种比较盛行的观点是此次喀什疫情与秋冬气温下降有关。

不只是新冠,秋冬季一直都是呼吸道传染病的高发季节。尤其是最近两周以来,青岛和喀什两地连续发生的两起疫情,让人们不禁担心,难道不只是欧美,秋冬来临,中国的第二波疫情要开始了吗?

但多位受访专家认为,季节和温度并不是疫情传播的关键。新冠病毒并没有明显的季节依赖性,哪怕是流感,夏季也是有传播高峰的。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传染病专家卢洪洲教授解释,冬天病毒更容易在外界低温环境中存活更长时间,这个是次要因素,最关键因素还是由于温度低,人们容易处于门窗紧闭的密闭环境中,由于人和人之间的近距离的接触,而导致的感染。

换句话说,人的行为才是让病毒在秋冬季变得更容易传播的主要决定因素。从这个角度看,哪怕在秋冬,疫情也是可以被有效防控的。

刘又宁教授认为,由于本土的病毒基本不太存在了,只要我们把这个输入病人管理好了,并阻断进口冷冻食品链相关传播,就不会有什么秋季的第二波大流行。

卢洪洲也持相同观点——中国不可能出现第二波疫情,目前的疫情只是偶发性的,只要采取目前的常态化防控的情况下,有了疫情,我们第一时间发现,通过大数据追踪隔离,以及全员核酸检测,就可以把这个疫情完全控制完全消灭掉。

目前,除了疏附县已经完成全员检测外,喀什全地区474万人日的全员检测也已经完成了一半,其余预计将在今天完成。

“所以在中国目前情况下,只要我们保持一个常态化的防控措施,依然还可以发现可能的聚集性病例,依然还可以把疫情在早期把它控制住,不会导致大家担心的所谓的第二波疫情。”

标签:

相关文章